尼尔斯骑鹅旅行记除了明家大姐,还有哪个女人压得住靳东(味全酸奶)-尼尔斯骑鹅旅行记

诚信通
全国咨询热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欢迎光临机床防护罩生产厂家!【咨询热线:186-317-05801】】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除了明家大姐,还有哪个女人压得住靳东(味全酸奶)

味全酸奶

《精英律师》杀青那天,靳东发Á了条微博,一口气艾特了50位圈内朋友,阵仗颇大。

这一次,靳东不仅是主演,还担任了联合出品人,为了这部剧没少下血本,还亲自出面找了一大票朋友来友情出演。

发布会那天,靳东站在三个女人面前,喜滋滋地讲述着罗大律Υ师的烦恼,“有一个不听话的助理菜鸟律师,一个生命时时刻刻都在等待罗律的秘书,还有ⓘ一个永远都亏欠她的前女友,三个女人一台戏,就好好看戏吧。”Κ

这时候王鸥打断他,“最重要的是,你还不止三个女人啊。”靳东赶紧补了一句,“在这还要特别感谢没来的袁泉和蒋欣,也是和我有一点点感情纠葛的两位女演员。”

怎么说呢,靳东的女人缘是真的好。一招手,就招来了好多个女演员给自己作配,蓝盈莹朱珠王鸥袁泉蒋欣刘敏涛左小青吴越,个个都是盘亮条Ąe;顺的大美女,全都围着他团团转,然后靳东还要假装苦恼地挥挥手,哎呀,女人就是事多,愁人!

嚯,好深沉的一个中年男子玛丽苏梦想,令我怀疑这剧到底讲的是精英律师,还是精英PUA。也许普通男人与精英男人的区别,就是你能同时吸引多少个女人?

当然,靳东会告诉你,恋爱戏只是前菜点缀,律法大戏才是正餐,既然title是律师,怎么也得讲点事业心。据导演刘进ા说,《精英律师》在司▒法部拿了将近1000个结过案的案子,经过专业律师团队的甄选和讨论,将在故事里以单元案件叙述方式逐一呈现。

这说明,剧组多多少少也是做了功课的。本着不埋没一部好剧,也不放过一部烂剧的初衷,我打着眼药水点滴追了五集剧。怎么港呢,案子没看出有什么新意,ਫ਼倒是这故事结构,颇像美剧《金装律师》(《Suits》)啊(不确定到底有没有买版权)。

《金装律师》里有一个很经典的CP搭配。一个自负聪明的精英律师Harvey,偶然录用了一个法律系辍学生Mike,两个人组成了老炮儿带菜鸟的黄金搭档,在律师事务所中无往不胜。同时,律所里≠还有横亘在中间搞事情的心¢机律师Louis,美貌又善解人意的律师助理Donna,男男女女的感情线穿插其中。

再看《精英律师》,靳东演的罗彬,人设跟Harvey差不多,作为律所的王牌大状,话语权相当高,所有大案子都得交给他打理。《庆余年》里穿过来的王启年,演的何赛,其实就是Louis那个角色,作为律所老二,嫉妒罗槟嫉妒得发疯。再来,朱珠演的女秘书栗娜,跟Donna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所有人连名字都透出一股译制腔的味道,律所办公室的布景都差不了太多,唯一的不同是,美剧里的小菜鸟Mike,到了这部剧里,性转成了蓝盈莹演的戴曦。也是一个精通法律条文却入错了行的新‎人。

如果是老老实实的翻拍也就算了,日本和韩国都翻拍过《金装律师》,拍出来也©很好看。偏偏到了国内这一版,硬是把男男cp拆成了男女cp,整个都走样了。

第一集开头靳东出场,还是那股熟悉的逼味,逼格的逼。只见他演的罗槟律师,梳着大背头戴着墨镜,穿着一身笔挺西装从豪车下来,迈着从容自信的步伐缓缓c8;走入上ણ海CBD的摩天高楼。

在电梯里,他撞见了蓝盈莹演的咖啡店外卖员戴曦。因为人员超载,罗槟劝戴曦乘一班电梯,戴曦不愿意。这时候,罗槟递给她一张名片说,“如果你因此丢了工作,你可以来找我,我可以让你老板赔你一大笔钱。”

戴曦一头雾水地走下了这班高贵的电梯。我怀疑罗槟这种精英,可能都是堂食,从来没有叫过外卖。一单外卖超时最多是打个差评影响绩▩效,能找谁打官司去?

弹幕都在吐槽,明明罗律师最后一个上电梯,却让送外卖的先下去,这是不是赤裸裸的职业歧视?

这个戴曦,也很让人无语。虽然没有参加司法考试,但是她喜欢替所有人写状纸。

外卖小哥父亲受了工伤她要管,朋友设计作品被侵权她要管,罗槟姐姐被公司辞退她要管,自己出不了庭就让律师男朋友免费出面打官司。太感人了,这是专门替人申冤的状王宋世杰转世啊,宋世杰都没你这么无私啊。

作为高级律所的头牌,罗槟愿意聘用这个只有本科学历也没有通过司法考试的宋世杰,根本说不过去。

戴曦有什么过人之处吗?剧里展示出来的天赋,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背书,无穷无尽地背书,替人起诉要背书,威胁领导要背书,争取职位还是要背书。

何赛考戴曦行政诉讼法那一段,戴曦就端端正正站在那,一字不差地复述着课文,这像不像小学班主任办公室里守着背课文的你?请问这是应试教育的宣传片吗?

蓝盈莹也是可怜啊,每次背台词就要背两个礼拜,吃饭背、睡觉背、走路背,有一次已经背到倒数第二句了,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句“蓝盈莹你好棒”,结果最后一句就忘了。确实是忘了,戴曦背诉讼法这一段,明显能看出是配音,演员跟台词的口型都对不上。

感觉我国编剧始੣终对职场剧有什么误解,每次要展现职业素养的时候,就只能大段大段地掉书袋,还是那种极其粗糙原始冗长的书袋,演员背得奄奄一息,观众也听得奄奄一息。

看这剧的时候,最怕就是空气突然安静,蓝盈莹突然开始背书,她简直就像一个永不断电的天猫精灵,一听到关键词就会毫无预警地开始嘚啵嘚。

细节才是建立一个故事可信度的关键。

美剧里,Mike闯入律所面试那一段就拍得很有意思。自大的Harvey想招一个助理,没有别的条件,就是“像我一样聪明的”,让Donna替他先酒店面试一轮。

另一边,法律肄业生Mike,为了给奶奶买药,铤而走险去贩毒。他穿了一身西装ࢮ拎着一箱毒品来到同一间酒店,却发现交易的房间门口蹲着奇怪的服务生和经理。

Mike注意到,服务生没有戴手套,于是走过去询问他,“我想去游泳,这间酒店的游泳设施还可以吧?”服务员回答他,当然。这时候Mike脑里闪过他看到的告示牌,今天游泳池关闭。

他又转头问经理,“请问现在几点了?”经理一抬手,露出了腰间的枪。这时候Mike确信,这两个人是警察。他脑里又闪过看到的有关面a0;试的信息,于是闯入了Harvey的面试房间。

Harvey知道原委后,先是婉拒ਲ਼了他,说我们只招哈佛毕业生。Mike让Harvey考了他一题,又反过来考了Harvey一题,Harveyભ漏掉了一个重要法案,Mike一边玩着红心接龙一边告诉他,你输了。

没有大段大段地背书,也没有乱七八糟的感情线,就这么几个细节,展现出了Mike的特质: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机੩警的分析能力,超高的智商还有过人的胆识。

而Harૌvey愿意冒险录用一个没资格的菜鸟,也说得过去,自负聪明的他,很难接受这世界上还有比自己更聪明的人。后来Harvey也想过要解雇Mike,因为他是个人利益至上的精明人,但Mike也反过来威胁他,你解雇了我,全世界都会知道这件事。

再回过头来看,罗槟与戴曦这一对律师搭档,就非常奇怪了。

如果说罗槟当初是为了官司和解才雇佣了戴曦,但后来他居然为了成全戴曦的圣母心不惜得罪公司大客户,这很不符合律师的职业逻辑。你要说他们是惺惺相惜互相欣赏的知己吧,戴曦到处管闲事还丢Āe;掉公司大单这德性,也把罗槟气得够呛。

两个人唯一的纽带,大概就是剧里一直强调的,假大空的正义和善良。

为什么非要把Mike这个开挂的男性角色改成一个傻白甜的女性呢?金装律师这一对搭档之所以好看,α是因为两个人存有新鲜的戏剧张力,一个老世故和一个小滑头,彼此之间既有同性老少之间的智Ζ慧角力,也有男人与男孩之间的相ࣻ互关照。

早在几ਭ年前,有B站阿婆主提名过国内《金装律师》的理想人选,靳东可以演Harvey,而王¡凯可以演Mike,想一想,还真®的挺带感的。

就在靳东说出“一切不男不女、非爷们的人事,都无意接触”之后,大概也是彻઻底拒了男男cp这一条路。宁愿往剧里添无数个女配角,也不愿意再多一个男主角。

靳东也演惯了一个绝对强势的男主角,明楼也好,老谭也好,贺涵也好,庄恕也好,这些角色都挂着同一张仿若洞悉一切的精英面孔,动辄就要语重心长给女主ⓒ讲大道理,顿句、点头之间,都有一种“长兄如父”的大家长感觉。

马伊琍、江疏影这样的大女主,跟靳东搭戏的时候,都变成了乖乖被牵着走的小女孩,找工作要他帮忙,情感问题要他帮忙,在他面前总是无知又无助,点头如捣蒜。

白百何白姐要勇敢一些,至少在他讲道理的时候,敢于ô冲上去一吻堵住他的嘴。

这部戏的蓝盈莹也是一样,甭管记忆再૯好天赋再高,被靳东一吼,就一哆嗦,躲厕所哭去了。估计后面两个人打着打着官司,就会开始谈恋爱。毕竟靳东真的是太爱那些乖乖听他布道的小Ņ女孩了。

稍微能跟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此文关键字: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新产品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风琴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风琴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钢板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钢板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盔甲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盔甲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丝杠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丝杠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导轨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导轨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机械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机械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风琴式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风琴式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风琴式导轨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风琴式导轨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不锈钢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不锈钢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油缸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油缸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柔性风琴式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柔性风琴式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伸缩式机床防护罩 伸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伸缩式机床防护罩 伸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圆形伸缩机床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圆形伸缩机床防护罩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钣金机床防护罩 钣金加工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钣金机床防护罩 钣金加工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低温钢弯头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低温钢弯头

最新资讯文章